首页 »

《欢乐颂2》因逾50个植入广告招诟病,植入需合情合理“不讨人嫌”

2019/10/10 5:25:22

《欢乐颂2》因逾50个植入广告招诟病,植入需合情合理“不讨人嫌”

《欢乐颂2》播出还未过半,网播量已破50亿,在两家卫视播出的收视率也始终包揽前两名。

然而,《欢乐颂2》5.3分的豆瓣评分远低于第一部的7.3分,也始终尴尬。在众多指向性的争议中,过高频次的广告植入成了《欢乐颂2》的一大罪状。

 

《欢乐颂2》变身“广告颂”

 

 

在《欢乐颂》中,三只松鼠和樊胜美的面膜植入,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因此,《欢乐颂2》的植入在开拍前和开播后都得到了广泛关注。根据剧集片尾显示,《欢乐颂》合作品牌24个,《欢乐颂2》合作品牌50个,品牌合作总量实现翻倍性增长,品牌种类涵盖美妆、食品、家居家电、汽车、购物网站等多个领域。

搭热剧顺风车,植入广告本无可厚非。但此次《欢乐颂2》植入广告方面最受人诟病的地方在于:植入广告破坏了整部剧的完整人设与合理情节。

比如,所有演员都用上了国产手机,尤其是一再被强调富二代身份的曲筱绡用上某品牌国产手机,怎么看都觉得十分不合理;又比如,第二季中,因为家里穷到揭不开锅,樊胜美将鸡蛋让给侄子雷雷吃,但当镜头拉近,眼尖的观众立马发现:她手上那几个五颜六色的小戒指,来自某奢侈品牌,每个的价格大概9000多人民币,樊胜美至少戴了4个;又比如,邱莹莹例假来了,喝不到热水,男友反而找来了一碗某品牌方便面。而带着她逛街买衣服,也被邱莹莹“安利”了某知名购物网站的广告。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经过第一季全线爆红后,各大品牌如夜蝶寻昙般蜂拥而至,《欢乐颂2》无法回绝上亿级的品牌资助,又难以处理后续五十多个品牌的同时植入,在每集长不过45分钟的剧集里,要照顾到十数个品牌露出,其难度自不言而喻。“说到底,《欢乐颂2》的口碑扑街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植入消费了质量,利益溺死了本心。”一位影视评论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与剧情双赢的植入广告才是好广告

 

 

只要稍做比较,两季的植入广告水平高下也立现。以安迪一紧张就有喝矿泉水的习惯为例,在第一季《欢乐颂》里,海归精英安迪随身携带依云,紧张了就喝一口,对剧集以及品牌本身无疑是双赢,但到第二季,安迪喝的水却突然换成了普通亲民的另一国产品牌,显然也和既定的人设有很大出入。

植入广告和剧情双赢的例子不止《欢乐颂》第一季。今年的另一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泸州老窖桃花醉成为植入广告界的传奇。由于与剧情的紧密相连,甚至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因素,该品牌获得数百亿次的曝光,其产品在试销阶段就异常火爆,几度断货。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正在播出的古装剧《择天记》中的广告植入频频被观众吐槽。从第一集开始,印着一叶子、百草味字样的标旗就赤裸裸地出现在镜头里,二手市场转转、58同城的相关植入也在剧中有很明显的镜头。

 

植入广告更需做“减法”

 

 

广告植入作为制作方收益的重要来源,早已成为一种合理的存在。但数量、形式、与剧情的融合度都必须谨慎商榷,否则必然会影响剧集的质感。

如何在实际操作中规避不合适的植入广告?

比如《甄嬛传》中,后宫从小主到娘娘,无一不用东阿阿胶补身子。太医的方子有“东阿阿胶+羊肉”,华妃给皇帝熬“东阿阿胶桂圆羹”,甄嬛也不知道为之口播了多少次。虽然这几个字的频繁出现让一些观众不胜其烦,但阿胶已有两千多年的应用历史,且原产地就在山东东阿县,出现在清宫剧中不算突兀。

《欢乐颂2》导演简川訸回应广告植入时也“支招”:“广告植入是当下影视作品里不可避免的,也是一个趋势。不管现代戏、古装戏,还是年代戏,都会有植入,就看我们怎么把它运用好。植入一定要在前期做剧本的时候就要进入,不能拉来一个产品就往里加,那是不合情不合理的。即便是剧本期间,我也排除掉很多不合适的产品,只要它不符合剧本、剧情,不符合人物,就把它推掉。”

 

图片来源:豆瓣电视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