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天下 | 《外交政策》刊文:冷战即将来临,但这不是中国的错

2019/8/14 8:20:12

译天下 | 《外交政策》刊文:冷战即将来临,但这不是中国的错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关系起伏不断。特朗普政府在贸易、军事等领域动作不断,引发了有关“中美新冷战”的讨论,也令不少学者对中美关系深感忧虑。10月31日,《外交政策》网站刊登了里弗图埃斯研究机构总裁扎卡里·卡拉贝尔(Zachary Karabell)《冷战即将来临,但这不是中国的错》一文,文中,扎卡里呼吁美国停止把中国当作敌人,文章编译如下:

 

过去几年,美中关系一直在缓慢恶化,如今更趋恶化。有迹象表明,形势趋于更加紧张,有关新一轮冷战的讨论也变得越来越普遍。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将是因为美国单方面决定发动战争,美国总统一心要恢复神话般的过去,美国国家安全机构迫切需要一位敌人。美国的对抗战略不仅没有必要,也不会使美国更加强大,更不会改变中国的长期发展轨迹。事实上,一场新冷战将产生更多问题,远超过希望解决的问题。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了一场抨击中国的演讲,有一天该演讲可能被拿来与1946年丘吉尔发表的“铁幕演说”相提并论,该演说被认为拉开了美苏冷战的序幕。演讲中,彭斯指责中国采取整个政府的方式,利用政治、经济、军事工具和宣传手段提升影响力。他表示,特朗普政府将不再试图劝诱和说服中国遵守规则,相反,将采取有力和迅速的行动回击中国。

 

目前,美国政府最明显的举措是关税。首先,今年春天对来自多个国家的钢铁和铝产品征收关税。接着9月份,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税。9月下旬,特朗普扩大了针对中国的行动范围,因中国军方购买俄罗斯武器装备而实施制裁。美国政府表示,这些制裁旨在惩罚俄罗斯,但中国并不一定这样认为。有关中国的负面报道也在增加,《彭博商业周刊》10月一篇报道称,中国供应商侵入了美国主要科技公司。亚马逊、苹果等被点名的主要科技公司否认了这一说法,这引起了人们对美国政府是否推动此事而加大向中国施压的质疑。

 

中国则实施了报复性关税予以回应,并警告称不会在威胁下进行谈判。不过,在更大的战略问题上,中国领导层明显表现得更为低调。尽管并不打算接受美国的要求,中国政府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让事态恶化。

 

在这种情况下,将中国视为利益与美国完全相悖的对手及认为中国长期发展目标只能通过牺牲美国的繁荣而实现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这样做,将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衰落混为一谈,并假定世界是零和世界。这可能将中国推向一种敌对关系,而中国几乎没有表现出想要这种关系的迹象。

 

的确,中国近年来一直积极增强实力和影响力,包括在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等进行大规模投资,以确保影响力并获得原材料和新市场。中国军队也进入南海及更远的地方,正如过去美国在拉丁美洲所做的那样。中国的经济体系将一些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排除在外,尤其是在电信和互联网领域,就像美国保护自己的敏感产业一样。同时,美军在东亚的军事存在及一些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存在,肯定不受中国的欢迎。但这并不意味着冷战是一项好政策。

 

现在人们熟悉的一句口头禅是,敌意是有理由的,因为多年来与中国的接触和对中国的投资,没能使中国共产党屈服于华盛顿的意志,这点并没有切中要领。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利于全球稳定,因为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繁荣发展符合每个人的利益。这也有利于美国,从耐克到星巴克到苹果,不少美国公司找到了新市场。另外,数以百万的美国人也从中国的廉价商品中获益。

 

比这些好处更深刻的,是两国虽有所减弱但仍相互依赖的事实。尽管最近美中关系降温,但两国之间的贸易额依然超过7000亿美元。在今年征收关税之前,中国是美国商品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

 

如果一场新的冷战没有经济逻辑,那么是否存在战略逻辑呢?令人不安的是,美国似乎需要一个占主导地位的敌人。美苏之间的冷战是否不可避免,或者一个大国与另一个强国共存的结果怎样,人们一直争论不休。毫无疑问的是,结果是美国国家安全机构的演变,其结构是为了应对苏联所代表的军事和意识形态挑战。在某些方面,中国所宣称的共产主义制度、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自信的外交和经济实践,似乎成为了继苏联后一个不错的目标。

 

中国无意与美国发生冲突,其军事力量也几乎完全在其地理范围之内,诸如日本、韩国、泰国和越南等地区平衡力量使军事扩张成本昂贵,并使零和经济扩张失去吸引力。如果真的有什么的话,中国的行为方式与19世纪初的美国十分相似:在自己的国界内迅速发展,在直接地理范围内伸展实力,通过山寨等手段与老牌经济强国竞争。这使得它成为一个竞争者,但不是对手。

 

诚然,让中国成为对手符合20世纪需要有一个敌人的剧本要求,但很难看出,与中国冷战怎样使美国变得更富有或更安全。单靠关税并不能打破将中国与美国和世界绑在一起的供应链。缺少大规模国内投资、关系冷淡等,都无益于恢复美国工业心脏地带的制造业岗位。而且,即使可能要求增加对网络战技术的支出,中国目前的军事发展也不足以证明,在传统的美国国防防务上投入更多资金是合理的。

 

幸运的是,美国没有在通往新冷战的道路上走得太远。投入的资源较少,也没有发生多少事情,双方都是试探性的。制定一条新路线是相当容易的,美国应该这样做。无论有一个对手多么令人满意,这都不会为国家服务。它将危及重大经济关系,并增加实际冲突的风险,这种冲突不会增强任何一方,反而会削弱所有人。除非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长期以来美国都避免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同样的原则也应该适用于中国。从一场不必要的战斗中退缩并不可耻,尤其是如果挑起战争的一方是美国的话。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