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托管租房公司“悦河”收大量预付租金后跑路?此前高收低出迅速扩张,警方称属经济纠纷

2019/9/11 21:12:30

托管租房公司“悦河”收大量预付租金后跑路?此前高收低出迅速扩张,警方称属经济纠纷

去年5月31日,一家名为“悦河物业”的企业在申城奉贤区注册成立;经过一番股权变动后,同年9月,其申请了域名“haozuhaozhu”(好租好住),又名好租好住租房网。3个月前,“好租好住租房网”搬入了金钟路上的凌空SOHO,并在江苏苏州、盐城开设了分公司。其后,该企业与申城多家房产中介公司合作,迅速扩张,开展房屋“代经租”业务……

 

一切戛然而止!1月25日晚,“好租好住”的房东们收到一则群发短信。短信中,企业称遇到了一点资金问题,正在想办法。可房东们随后赶到凌空SOHO看到,其办公场所早已人去楼空。

 

粗略统计,仅在申城,该企业就已运作了百余套房产,收取了大量房客预付的租金。才短短数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令该企业如此大胆卷款跑路?

 

△“好租好住”称其在苏州盐城均有分公司。

 


办公场所人去楼空,“好租好住”4个字已抠除

 

接到市民反映后,1月31日,记者赶往金钟路凌空SOHO了解情况。“好租好住”租了园区6号楼1102室。

 

记者进入6号楼,底楼前台问明来意后,随即劝说记者别上去了,因为“上面已经没什么”了,记者执意去看一看。1102室的玻璃门链条锁紧锁。透过玻璃门看进去,前台电脑还在,桌上还摆放着绿植以及几份文件,前台左侧沙发椅子也都在,并不像已跑路的样子。但细看仍能发现异常之处:前台后方的玻璃上,依稀可见招牌被抠后留下的残胶,仔细辨别,正是“好租好住”4个字以及下方的拼音。

 

△凌空SOHO6号楼1102室已人去楼空,前台后方玻璃上依稀能辨“好租好住”字样的粘贴痕迹。

 

绕到办公室另一边,是一间会议室。透过玻璃,左侧,一堆泡沫胶粘在墙上,此处此前应该贴着一块“KT板”;远处桌上一瓶桶装水还是满的,尚未启用;一侧的黑板上,字迹被擦得七七八八,残留了一些数字含义不明。看起来,尽管办公用具都在,但与经营相关的痕迹已被悉数清除。

 

对门一家企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跑路”似乎就是上周五、周六的事。周一就看到一大批人前来讨说法,物业当场帮大家拨打了“110”报警。从物业工作人员处,记者得知企业进驻园区也就3个月左右,“事发非常突然,员工也不知情,工资还欠着呢”。几天来,陆陆续续有房东和房客闻讯赶来,物业均引导大家联系警方报警处理。

 

不仅仅是金钟路的“总部”,“好租好住”在上海徐汇区田林东路390号还有一处工作点。据房东和房客反映,1月27日,这个工作点也人去楼空,大门紧闭,招牌卸掉。而据附近一家商户称,工作点装修好也就一两周的时间,“没想到这么快!”

 


“高收低出”收房,房东付1押1,房客付3押1

 

在凌空SOHO,记者遇到了前来询问进展的张老伯(化名),他告诉记者他周一已来过,今天再来是问问有没有进展。看前台摇了摇头,老伯长长叹了口气。

 

攀谈中,老伯告诉记者,10月底,他将漕宝路一处50余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在家附近的中介挂牌出租,月租金4600元,这个价格略高于市场价,老伯告诉中介“价格可以谈”。不久,中介向老伯介绍了“好租好住”,称可以交由这家企业托管长租,且对方接受4600元的价格。见对方如此爽快,11月初,老伯与“好租好住”签订了2年的托管出租协议。“好租好住”承诺按月支付租金,外加一个月租金作为押金。只是租金得从第二个月算起,第一个月算是“免房租空置期”,给“好租好住”寻找租客留时间。合同上,落款是“上海悦河物业”。作为居间方,老伯向中介支付了1700元的中介费。

 

12月,老伯先后拿到了押金和首月租金。据他了解,“好租好住”随后又通过另一家中介,将房子出租给了一对小夫妻。在一次上门催缴水电费时,老伯意外从小夫妻口中得知,他们竟是以40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来的,并与“好租好住”签订了1年的租房合同,租金付3押1,总计付了16000元。“怎么反倒便宜了600元?”老伯很纳闷,小夫妻也说不出所以然,大家猜测或许是企业拿到了什么补贴。

 

“12345”市民服务热线这两天也接到了大量类似投诉。记者发现,和张老伯的情形类似,市民的房子大多是去年10月至今年1月通过“好租好住”运作托管出租的,且房子基本都集中在徐汇区,少量在嘉定区。而且,租金无一不是“高收低出”。如徐汇区的赵女士3500元将罗秀路一套房子交由“好租好住”托管后,“好租好住”又以2800元租给了下家。“好租好住”以付1押1的方式向房东支付租金,但是普遍以付3押1、甚至付6押1向房客预收租金。

 

记者留意到,“好租好住”收房和出租两个环节,均是依托于申城的各大房产中介完成,中介有收取中介费用。

 

△图为一名房东提供的中介费收据。

 


房东称“有权收回”,房客却称“有权居住”

 

据房东们普遍反映,今年元旦后,“好租好住”就停止了租金的正常支付。房东刘女士告诉记者,按照合同,“好租好住”应该在每月的20号将房租打给她,但1月20日她并未如约收到租金。房东的钱没给,房客的却在照常收。住在刘女士出租房内的房客,因为首轮3个月已满,又续付了3个月的租金。

 

△1月25日,“悦河”向房东们群发了这则消息,称资金遇到问题。

 

本以为只是略有拖延,没想到却等来了“跑路”的消息。得知“好租好住”跑路后,刘女士翻看双方签订的合同,其中注明,“1个月内没收到租金,可以解除合同”。她试着与房客联系,商讨应对之策,房客却一口咬定,依据房客与“好租好住”之间的合同,房客按期支付了房租,就享受“居住权”,“没有人能赶走”!

 

急于收回房子的房东,与交了租金的租客之间,频频发生矛盾。去年11月,徐汇区的徐女士(化名),在房产中介的极力推荐下,将自己一套两室一厅房子以6000元的月租金交由“好租好住”托管租赁。“好租好住”在将这套房屋作为高管住处2个月后,又于1月中旬通过另一家中介,以每月5300元租金将房屋出租。1月25日,房客刚开始往屋内搬行李,“好租好住”随即被曝跑路。情急之下,徐女士当即换掉了房子的锁具。此举让房客急疯了,她不仅付3押1支付了2万余元租金,还支付了月租金70%的中介费,到头来一天没有住成。

 

由于绝大多数房客已预付了3个月乃至6个月的房租,如果让租客住满这几个月,就意味着房东得承担这几个月的房租损失。“已经有租户提出来不仅要住满这几个月,1个月的押金也得住回来,甚至要住满1年合同期满”、“我房东能怎么办,难道上门赶人?”毕竟,房东与房客之间,法律上并无直接关系。

 

据初步了解,申城涉事房屋大约有100余套,迫切需要一个解决方案。  

 


长宁警方称“属合同纠纷”,建议协商解决

 

“高收低出”迅速扩张,然后收取预付租金后消失跑路,不少房东房客均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询问这是否属于诈骗?

 

1月31日下午,记者陪同房东张老伯,前往威宁路上的长宁公安分局咨询。在接待窗口,一名民警听闻记者是为了“好租好住”(即“悦河”)跑路一事而来,便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此前已来过了好几拨;经侦部门已研究过此事,并统一答复,这并不属于诈骗,而是“合同纠纷”。民警建议张老伯去法院,寻求法律途径维权。“去法院告谁呢?”老伯不明就里,民警提醒他,依据合同,房东可以以不付租金为由起诉“悦河”要求收房,房客同样也可以起诉“悦河”追讨租金。

 

“更好的办法是双方各退一步,几个月的租金损失都承担一点,协商解决”,民警建议老伯试试与房客协商一下,“昨天有几对房东房客现场就已经协商好了”。对于民警的说法,老伯颇为不满,协商解决固然省事,可大家的损失不就不明不白了?卷款跑路的“好租好住”,难道只能放过他们了?

 

另一方面,房东房客们也在找房产中介们讨要说法,毕竟当初是中介极力介绍推荐,中介既收了房东房客的钱,也收了“好租好住”的钱,难辞其咎。

 

一些中介已表示愿意负起责任来。1月31日晚,一家中介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反馈,称经过初步核查,公司帮忙运作的涉事房屋有18套,愿意帮租客办理先行赔付,度过眼下的困境;后续也会撮合租客直接与房东重新签订租赁合同。

 


跑路“接二连三”,该怎么避开这些“坑”?

 

近段时间,时有“关门”、“跑路”的新闻。仅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就先后报道过以“十年返现”为名大肆圈钱的实创上海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布拉旅行等等。形形色色的关门跑路,是否有规律可循?

 

种种迹象表明,“好租好住”的跑路似乎早有打算。在“天眼查”,记者看到“悦河物业”去年5月31日成立时,其法人名为“徐荣锁”;去年8月2日,投资人新增“江卓庭”和“徐扣成”,同时法人变更为“江卓庭”;去年12月21日,徐荣锁、徐扣成相继从投资人中退出,“悦河物业”的实际控股人变更为江卓庭和易陈军,江卓庭为法人,易陈军为监事。实际上,据知情人透露,江卓庭和易陈军两人为老乡,均为1996年生,刚刚20出头,实际控制企业的应该另有他人。

 

△图为“悦河物业”的工商登记信息。

 

而且,其“高收低出”模式注定长久不了。据一些中介透露,“好租好住”在收取房源时几乎不问价格,房东挂多少他收多少,明显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也照单全收,这在租房市场闻所未闻。而在寻找租客时,反倒压低价格,如果租客愿意付6押1,价格还可以再低一些。房租“代经租”赚的就是双方的租金差,“好租好住”不赚反贴,图什么?显然就是为了短时间聚拢资金。

 

在凌空SOHO,记者还遇到了“好租好住”的一名“房产内勤”。他告诉记者,入职2个月,他一分钱工资没有领到,第一个月说暂时不发,待第二个月一并发放;“第二个月还没等到发钱,公司就跑了”。员工断定,拖欠工资不发也是早有打算。

 

对于“好租好住”的种种反常做法,一些中介其实心知肚明,只是“看破不说破”,或者为了赚取中介费选择性无视。中介若多个心眼提醒下房东房客,也不至于如此多人当上受骗。在此提醒申城广大市民,对于新企业、新商业模式,选择时应谨慎,不妨打听了解下其运作方式,若明显违背市场规律,应避而远之。